第一批上海援鄂护士:作为重症医学护士,这是我存在的价值

1月24日除夕夜,上海首批医疗队136人连夜出发,携医疗物资驰援武汉。经过短暂调整和实地考察,1月26日下午2点半,首批26名医生、58名护士开始接管武汉金银潭医院两层病房,提供医疗支援。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重症医学护士徐筠是第一批上海援鄂医疗队队员,同时,她也是一位湖北媳妇。她说作为一个重症医学的护士,支援武汉是应该的,这就是她存在的价值。

以下是她所记录的援鄂第四天:

今天我上的是日班,工作时间为8:00-14:00。

清晨6:30,闹铃响了。抓紧时间洗漱吃早餐后,我们白班8名队员于7:10在约定的酒店大厅汇合,一起步行至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路程大约10分钟。

透过层层玻璃,看到了在病区内忙碌的白衣天使。心疼的同时内心多了一丝紧张。我分管是304号房间,里面住着三位病人。其中两位病人意识清醒,高流量吸氧,还有一人则用着无创呼吸机镇静中。

图片来源: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

穿戴好装备后,我开始巡视病房,犹如往常上班时一样,我向两位清醒的病人介绍了自己的姓名,告知他们今天我是他们的床位护士,一切的治疗及生活护理由我来完成,可以喊我“小徐”。

一上午的工作内容除了上常规的补液、推针、测体温、写护理记录单之外,还需帮助这些病人上厕所、吃饭。

一番忙碌后,我浑身已被汗水浸湿了。此时,其中一位病人问我是不是上海来的,我说是的。他紧接着说,“辛苦你们了,从那么远的地方到这里来帮我们”,我说应该的,更何况我是湖北媳妇儿,应该过来的,全国人民都在为你们加油,你们一定会早日康复的!

在防护服后留下名字,为武汉加油。图片来源: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

病人们看似可以和你聊两句,但其实他们的身体还是很虚弱。今天同组的老师还因找不到条件好的静脉着急,于是我帮忙给病人留置了一根颈外静脉。颈外静脉的优点是留存时间长,病人双手活动不受限制。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两点,整理完护理记录单,测了下午的体温,接班的同志们来了。床旁交接病情及治疗后,我下班了。

卸下隔离衣及防护服大约用了20分钟。身上的汗水已经收干了,但衣服还是湿漉漉的,窗外的风一吹,不禁打了个颤。此时的我已经8个多小时未进食,未上厕所了。

在上海的家人在新闻中看到徐筠的名字,激动地拍视频发给她。图片来源: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

要问我觉得苦吗?说苦,远赴武汉,离开家人孩子到一线,工作强度大,肯定是苦的。说不苦,和躺着的病人比起来,我能吃能喝能动,作为一个重症医学护士,这就是我存在的价值。